top of page
  • 森揚設計

『城市山水與社會責任的美麗藍圖』-T&R Plaza 王子熙建築師專訪

想瞭解一個人,不妨認識他的出身、朋友;想瞭解一處建築,當然要問問背後為其操刀的建築師。Tom & Resort Plaza (以下簡稱T&R廣場) 中有吳寶春師傅的麵包、有Tsutaya Bookstore 的書香,還有WOO Taiwan的綠意,但當初如何形塑出這方空間?

這回我們訪問禾亦建築事務所的王子熙建築師,爬梳他的建築生涯,更嘗試理解:一處帶有「城市山水」隱喻、肩負社會責任的廣場,究竟是如何煉成的?

「這是一個精緻、Metro中反Metro的平衡新可能。」王子熙如是說。


身為一位六年級建築師,王子熙想得清楚,嘗試以T&R廣場,企圖為整個七期重劃區,注入綠意新活水。生於台中、長於台中的他,畢業於台中逢甲大學建築研究所。


求學時期已開始在台中建築事務所實習,並具備公共工程範疇的經驗。2006到2008年,他在台北的三門建築師事務所工作,並曾涉入大型聯合開發案、飯店接觸到大型的商業空間案場,更培養出綜合性的人文與建築視野。


T&R 廣場

 

常民性之外 商業空間的記憶點

 

日本建築名師限研吾向來以「負建築」見長,是王子熙為之簡往的建築大師。2015年完成、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的 「民俗藝術博物館」,隈研吾以木材、泥磚、實版外牆,將建築物的外牆模糊化;2012年原址重建的「淺草文化觀光中心」則同時在空間內部與建物外部,透過非水平的線條和層樓高低段差,塑造出空間的趣味性。


王子熙認為,從隈研吾的建築中更能窺見他「對空間與材料的掌握性,以及對東方人文的推崇」;之外荷蘭MVRDV事務所的Markthal市場,則精采展現社會住宅與商業空間的最大交集。「建築除了常民性,商業空間則是需要一個『異空間』、需要有一個『記憶點』,這就是呈現建築物存在滿重要的一件事。


然而回頭談起T&R廣場的大膽突破,銳宇建設董事長李明潭一句「七期不能只有豪宅」,終成為貫穿T&R廣場建築設計的核心價值。「董事長很創新、勇於挑戰,他想做別人沒有的東西。當初T&R廣場在選地時就曾看過四五塊地也都畫過平面圖,而T&尺這塊土地在七期普逼以豪宅為主的使用方式中更顯雞得。雞在哪?


T&R是以承租方式開發這塊土地,這在七期中絕無僅有。


 

是聚空間 也是劇空間

 

為什麼名為 「Plaza」?因為再怎麼繁忙的都市,人都該有個休憩空間,像是一個小漩渴般,能讓人在此處聚集。於是王子熙初始便和銳宇建設一同為T&R廣場定調,是一處「聚空間」,更是一處「劇空間」;「聚,是人的群聚、聚合,是一處界線模糊的流動空間;而因為有了人的聚合,不同的表情、可能,像劇場般在此一一上演。」除此之外,「聚空間」也意味了未來可能有小型活動的誕生,像表演鼓街、街頭裝人;「劇空間」則希望透過廣場和公共鼓術的硬體為基礎,以講座、展覽為論述,輔以烘焙、文創的商業行為,積極爭取「夏綠地」的發聲權。

事實上,初次到訪T&R廣場的行者,多為其大幅度開放的戶外木質長梯所霞攝。這樣的設計正

與由隈研吾操刀、東京神樂坂La Kagu複合式商場,以及由中村拓志設計、表參道東急Plaza

購物中心理念不謀而合;「La Kagu複合式商場」最經典的視覺正是連結一二樓的戶外開放式階梯,而表參道的「東急Plaza」,透過將五樓以上的空間打造成露台,透過縮建、綠化的方式,將人凝聚其中,一如T&R廣場的戶外露台,帶有「城市山水」的隱喻。

 

當徒步緩慢誕生 都市空間的微妙催化

 

台中的街道尺度、及建築物高度我都覺得滿舒服的,而T&R有點像城市針灸,利用街道旁的開放空間,進而帶動區域性的步行活動。我們也希望拋磚引玉,讓台中之後有越來越多的點,慢慢串成一條線、最後形成一張地圖。


在T&R出來之前,這附近以夏綠地公園,市政府、歌劇院為主。我認為T&R廣場除了公領域外,也是一個私人的開放空間、讓人可以停留;而當同時集結公共空間、商業空間後,徒步這件事就慢慢產生了;未來七期裡的街道,含慢慢有比較多的人行徒步,由此來看T&R,可以預期將對都市空間產生微妙的催化。身為建築師與長居於此的住民,T&R廣場對我來說並不僅只於一個巨大的商業空間,更富有對台中、對生活型態的附加社會意義。我希望T&R廣場能讓人舒服地停下來,而這對一位設計者而言,卻是困雞而最有成就感的目標了。

一座城市裡,除了豪宅、美術館、寬關舒適的高級餐廳,如何讓人舒服地放慢腳步,参與藝文活動、休憩,進而找回生活品質;甚至串運街區、捲起一股迥異的生活風格氣息?


T&R廣場與李明潭董事長實際想望的,也許會是這機的美麗版圖。

댓글


bottom of page